教育_中学_语文

  1. [导 航] - salon36 - 课改 - 论文 - 教案 - 试题 - 课件 - 高考 - 小学语文 - 中学语文 - 字典 - 词典 - 成语 - 搜吧
salon36 >> 中学语文 >> 读书笔记 >> 史海钩沉 >> 屈原的模式

屈原的模式

2005年5月9日 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未知 字体:[ ]
  屈原的模式,就是“愚忠”。    

  屈原最为后人称道的就是他对楚王,或者也可以说,对楚国的忠诚;但人们往往不屑于提及:他对自己家族的忠诚。

  屈原官职做到左徒,这相当于主管政法、外交的国务院副总理,史书说他“博闻强志,娴于辞令。入则与王图议国事,以出号令,出则接遇宾客,应对诸侯。王甚任之。”证之以屈原的《九章·惜往日》 :“惜往日之曾信兮,受命诏以昭时……秘密事之载心兮,虽过失犹弗治。”(惜念过去我曾深受信任,领受国王的诏令而使时世清明……国家的机密我都装在心里,即使我有了差错君王也不处分)——掌握国家机密,有了过失楚王也不处分——屈原是曾经享受特权,得到过主人宠爱,受过楚怀王“知遇之恩”的。

  屈原又曾做过三闾大夫。“三闾之职,掌王族三姓,曰:昭、屈、景,序其谱属、率其贤良、以厉国士。”这官职大约相当于组织部部长,是一个遴选并训导家族子弟,机要而又显赫的重要职位。楚王从渊源上讲,是为熊姓(熊之先,又为芈姓),抵屈原时,熊姓王族有了“昭、屈、景”三个分支。所以从宗法制度而言,屈原事实上是属于楚王家族的。王事即家事。效忠楚王,也就是效忠自己的熊氏家族。

  知遇之恩与家族背景,构成了屈原效忠主人,对主人忠贞不二,效忠楚国,死也不肯离开楚国的深刻原因。由屈原展示的爱国行为,作为一种政治风景一直具有动人的一面。屈原的时代,是少有爱国意识,或所谓祖国观念的。如卫人公孙鞅,可以为魏国服务,也可以为秦国服务;公孙鞅的老乡吴起可以为鲁国服务,也可以为魏国服务,还可以为楚国服务;战国名将廉颇,遭了赵王疑忌,一怒跑到楚国,最后死在楚国。这类行为,各当事国并不以为可耻,后世也没有发生因此而轻看他们的意见,或称之为卖国求荣什么的。与屈原同时代的另一种类型人物如著名的隐士庄周,与那位对屈原唱着“沧浪歌”掉头走开的渔父,他们以与统治者拒绝合作的姿态,也在观念上省略了国家或祖国意识。

  屈原在遭受打击与排挤之后,也曾经(在他的诗篇中)多次流露要掉头走开,背弃楚王或楚国的念头——

  “余既不难夫离别兮,伤灵修之数化”(我并不难于和你离别啊,只是伤心你的反反复复)。
  “思九州之博大兮,岂惟是其有女?”(想到天下如此辽阔广大,难道只在楚国才有名君吗?)

  “何所独无芳草兮,尔何怀乎故宇?”(世间何处没有香草,你又何必苦苦怀恋故地?)。
  “勉升降以上下兮,求矩矱之所同……及年岁之未晏兮,时亦犹其未央”(应该努力上天下地,去寻求意气相投的同道……趁着现在我还年轻,大有作为的时光还多)。

  “时缤纷其变异兮,有何可以淹留?”(时世纷乱变化无常,我又怎么可以在此久留?)。
  “国无人莫我知兮,又何怀乎故都?”(国内既然没有人了解我,我又何必怀念故国旧都?)。

  “欲高飞而远集兮……”(我要远走高飞啊……)。
  “欲横奔而失路兮……”(我要变易正道乱走一条路啊……)

  “世浑浊而莫余知兮,吾方高驰而不顾”(举世污浊没有人了解我,我要奔向远方不再回顾)。
  “怀信侘傺,忽乎吾将行兮”(我心怀忠信却落得失意彷徨,心中飘忽没有着落我将远走他乡)。
……

  事实上,这也正是公孙鞅们远离故国时的心理状态。假如屈原循着这类思路去行动,我们今天看到的一定会是另一个不同的屈大夫了。

  但他终于没有走开。

  “欲远集而无所止兮”(想到远处去却又无地可以卜居)也许是另外一个理由——以屈原当时的身份、地位,他的极度自尊的天性,他能投靠哪路诸侯呢?但这应当不是主要原因。最重要的,他得到过楚怀王的知遇之恩,他本人又是楚国贵族——楚国政治就是熊氏家族政治;楚国的问题也就是熊氏家族问题;楚国的苦难当然也就是熊氏家族的苦难。背离楚王,也就是背离了熊氏王朝,同时也就背离了熊氏家族。背离,对于清介耿廉,颇具名士派头的屈大夫来讲,要承担三重恶名,这是他不可能做出的事情。最后,屈原在极度矛盾与痛苦中,自杀殉国,或者说,殉楚怀王,殉熊氏家族。这是屈原与一班战国游士公孙鞅、吴起、廉颇,以及隐士庄周、江上渔父等人不同之处。屈原自喻为高贵的桔树,说是“受命不迁,生南国兮;深固难徙,更一志兮”(领受天地之命不可迁徙,只扎根生长在南方的国度;因为根深蒂固所以难于移植,更因为有一个专一不二的意志);“鸟飞反故乡兮,狐死必首丘”(鸟飞再远总要返回故乡,狐狸死时脑袋必然向着出生的山冈);表明了他眷恋楚国,视楚国为祖国,生是楚国人,死是楚国鬼的爱国热情。这一点,打动了后来无数的读书人,“祖国”的观念,开始萌生。我对屈原近于狂热的爱国精神无意加以异议;我想说的只是,屈原对楚国的爱,除了他性格的原因之外,更主要的缘于楚怀王的知遇之恩和熊姓家族的背景因素。假如没有当初“王甚任之”,“虽过失犹弗治”这样的知遇之恩,假如他不属于熊氏楚国贵族,他是很有可能掉头走开,投奔其他诸侯,如公孙鞅、吴起、廉颇辈;或者如庄周、渔父那样,做一个对国家社会均不负责任的高人隐士。
本文章共6页,当前在第1页  1  2  3  4  5  6  


关闭】 【收藏本文到IE】【中教论坛】【返回首页

salon36